• <track id="yzspn"></track>

      <table id="yzspn"><option id="yzspn"></option></table>
      您的位置: 主頁 > 新聞資訊 > 學者動態 >

      鄧從豪院士:保重身體的最好方法就是不斷把科研推向前進

      來 源:科技日報
      發布時間:2020-10-15

      寒露過后的第二天,濟南的天氣有些陰沉,契合著人們的某些情緒。

      上午八點半,山東大學中心校區知新樓上,“鄧從豪院士誕辰100周年紀念大會”莊嚴而隆重。一部紀念鄧從豪院士誕辰100周年的視頻片攜帶諸多往昔鏡頭,走入了與會者的內心。

      那一刻,鄧老師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一舉一動涌上人們的心頭。

      猶記得,鄧院士反復告誡人們,為了解決基本科學問題,就一定要啃“硬骨頭”。逃避“硬骨頭”,專找容易的題目去做,就不可能做出有重要價值的原創性工作。精確求解了簡單量子體系,提出了修正的Hartree-Fock方程,乃至拿下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都是其啃“硬骨頭”的成果。

      猶記得,鄧院士善學、樂學,甚至大年初一都把自己反鎖在家里做研究。他常常“泡”化學院圖書館,躲在偏僻角落里忘我讀書,以至于廢寢忘食,忽略了時間,聽不到下班鈴,多次被鎖在圖書館里。

      猶記得,炎炎夏日里,鄧院士為學生們上課時的情景:他記憶力超群,幾乎不看教案;一黑板一黑板地推導公式,聲音洪亮;幾節課下來,已經汗流浹背;即使為一個學生上課,仍然聲音洪亮,一絲不茍。

      鄧從豪是我國著名的科學家、教育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曾任山東大學校長。人們評價他治學嚴謹,開拓創新,始終走在理論化學研究的前沿,在量子化學基礎理論和分子反應動力學基礎理論研究領域取得突出成就。他師德高尚,桃李遍天下,培養的學生大多數成為教育、科技等戰線的中堅力量……

      人生百年,不過俯仰之間。我們該向鄧從豪院士學習什么?

      在科學研究方面,我們要學習鄧從豪院士堅持原創的科學態度,敢啃硬骨頭的科學精神。

      鄧從豪一再強調,科學研究的根本任務是解決基本科學問題,對于從事理論化學研究的人來說,就是要用獨特的視覺來發現和認識化學變化的基本規律。為了求解量子多體體系的薛定諤,多年努力之后,鄧從豪發展了超球坐標理論方法,精確求解了簡單量子體系,為求解復雜量子體系奠定了基礎,所發表的一系列研究論文被唐敖慶等世界著名科學家稱為“傳世之作”。Hartree-Fock方程是量子化學的基本方程之一,但是該方程存在重大缺陷,不能很好地描述電子相關作用。為了克服缺陷,他潛心研究,提出了修正的Hartree-Fock方程,為研究復雜化學體系提供了途徑……

      鄧從豪院士有著很高的學術地位,但他從不固步自封,而是一直走在科研前沿。

      院士愛讀書,但歷來反對讀死書。他常說:“學問”包括“學”和“問”,不僅要學,而且要問。所謂問,不僅要問別人,更要問自己,要善于提出問題。在研究化學反應機理時,Wood-Ward-Hoffman規則被看作是一條金科玉律,但在運用這條規則研究具體化學反應時常常會出現矛盾。問題出現在哪里?鄧從豪歸納了大量研究結果,反復探究了這條規則的理論基礎,提出在過渡態前后對電子分步計數的方法,豐富和發展了Wood-Ward-Hoffman規則。

      他常說,人要活到老學到老。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他仍在研讀一本“李代數”專著,可惜這本書還沒有合上,德高望重的鄧老師卻永遠閉上了眼睛。

      鄧從豪一生淡泊名利,潛心科學研究和培養學生,從不計較個人得失。

      1997年,鄧院士的病情越來越重,卻仍然醉心于創造。面對別人多休息的規勸,他笑著說:“人生的樂趣在于創造,在于發現,保重身體的最好方法就是不斷地把科學研究推向前進。”人們說,如果說鄧老師也有養生之道的話,深度科研就是他的養生之道。

      鄧從豪對學生要求嚴格,他一再告誡人們,為了做好科學研究必須具備堅實、寬廣的理論基礎。讀大學期間,鄧從豪曾經四年不回家,不僅修完了化學系的全部課程,而且學習了數學系和物理系的絕大多數課程。而對于學生們,他也有同樣的要求。

      為什么要隆重紀念鄧從豪院士誕辰100周年?鄧從豪院士的學生、劉成卜教授的這句話具有代表性:“我們一方面要抬頭仰望鄧老師的光輝業績,另一方面要低頭沉思如何繼承和發揚鄧老師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我們不僅要傳承學問,而且要傳承學風,傳承精神。”

       
      關注微信公眾號
      97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