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yzspn"></track>

      <table id="yzspn"><option id="yzspn"></option></table>
      您的位置: 主頁 > 新聞資訊 > 人物報道 >

      連續勝訴!華人科學家王擎冤案平反,FBI界定“間諜”有多荒唐?

      來 源:鳳凰新聞客戶端
      發布時間:2021-07-20

      文/虞夢奇 鳳凰網《風向》特約作者

      核心提示:

      1.7月15日,美聯邦檢察官請求法院駁回對華人科學家王擎的指控。去年5月,王擎被指控觸犯虛假聲明和電匯詐騙,隱瞞在中國境內的支持和研究,騙取美國立衛生研究院資金。美方拒絕對此事進一步置評的行為,與一年多前的千字新聞通稿形成鮮明對比。

      2.無獨有偶,華裔學者胡安明也于2020年2月27日基于類似理由被FBI逮捕。今年6月的庭審發現,檢方提交的證據與該案不具有關聯性,作為證人的FBI探員甚至僅憑谷歌翻譯做證據、并承認其在辦案過程中誘導當事人、非法監視、散布虛假信息。

      3.始于2018年的“中國行動計劃”旨在嚴打華人科學家,美方使用有罪推定的方式致使近400余人被秘密調查。盡管國會試圖對該計劃進行調查,但兩黨之間的政治博弈使得這些行動未能阻止FBI的“獵巫”行動。華人科學家遭遇的荒謬司法指控或是無稽之談,這是一場純粹的政治迫害運動。

      華人科學家王擎無端被抓,歷時一年后勝訴

      7月15日,華人科學家王擎案宣告結束。

      當天,美國聯邦檢察官向俄亥俄州北區聯邦地區法院的治安法官小威廉·H·鮑曼提交了一項動議,表示請求法院下令駁回對王擎的指控。當地媒體要求檢方解釋為何撤銷指控時,后者又發了一份簡短聲明說,這一決定是“在對案件進行審核后”做出的,并拒絕進一步置評。

      就這樣一句話,一樁對無辜被告肆意啟動的冤案就算輕描淡寫的結束了。與檢察官三緘其口形成鮮明對比的是,15個月前,2020年5月14日,即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了王擎后第二天,聯邦調查局克利夫蘭分部和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監察長辦公室聯合發布了一條近千字的新聞通稿。

      FBI當時的通稿是這樣寫的,現在看起來完全是一紙謊言:

      前克利夫蘭診所的雇員王擎于 2020年5月13日星期三被逮捕,行動期間執法部門沒有與其發生沖突。他被指控虛假聲明和電匯欺詐,他和他在克利夫蘭診所基金會 (CCF) 的研究小組,由此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騙取了超過 360 萬美元的資金有關。

      美國聯邦調查局反情報分部代理主任助理羅伯特·R·威爾斯(Robert R. Wells)說:“正如本案所表明的那樣,中國政府支持的人才計劃繼續鼓勵不同國籍的人,通過欺詐等手段獲得美國納稅人資助的研究資金,聯邦調查局和我們的合作伙伴將繼續嚴格調查這些非法活動,以保護我們的政府、教育和研究機構。”

      聯邦調查局克利夫蘭分部特工埃里克·史密斯 (Eric B. Smith)說:“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漏報案例。王擎博士故意不披露他在中國獲得工作職位和研究資助,甚至實施的欺詐行為,以避免被追究刑事責任。我們多部門協同破獲此案,表明我們一直不放棄,必須讓像王擎博士這樣的人付出代價。”

      負責俄亥俄州北區的聯邦檢察官賈斯汀·赫德曼(Justin Herdman)說:“正如起訴書中所稱,這名被告誤導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隱瞞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獲得的支持和展開的研究。聯邦執法部門隨時保持警惕,任何研究人員,如果向美國政府研究機構提出資金支持,卻不披露自己得到外國政府支持,或他在其他國家的研究與在美研究存在利益競爭關系,我們都會予以追究。感謝這名被告的前雇主克利夫蘭診所在調查中的合作,這顯示了聯邦機構、執法部門和私營部門在本案中的重要合作伙伴關系”

      根據刑事起訴書,王擎涉嫌兩大類犯罪。 一是沒有向NIH披露他擔任華中科技大學(HUST)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并在中國獲得了多項資助。二是他參與的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 (CNSF)的一些科學研究,與NIH資助的研究相同。正是由于他的虛假陳述和承諾,導致NIH批準并資助了他和他的研究小組。

      王擎,1984年畢業于甘肅農業大學農學系,于1993年獲康奈爾大學遺傳學和發育生物學專業博士。1991年考入中國農業科學院研究生院,兩年后赴美學習,在康乃爾大學獲博士學位。在美國克利夫蘭州立大學從助理教授做到正教授,2001年受聘克利夫蘭臨床醫院心血管遺傳中心主任,在被捕前不久被解聘。

      他是國際著名的人類和醫學遺傳學、生物化學和分子生物學、生物物理以及分子心臟病學專家,《Nature》、《Science》等國際頂級學術期刊發表多篇學術論文,并獲美國兒科研究學會Richard Rowe科學獎、美國心臟學會杰出研究員獎等重要獎項。他還是華中科技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華中科技大學人類基因組研究中心主任。

      本案宣告結束后,未見他對美國媒體發表評論,他的辯護律師彼得·澤登伯格說:“我們對政府決定駁回此案感到非常欣慰”。

      他說,王擎是“一位杰出的科學家,在他的研究領域享有盛譽,他期待著繼續他的開創性研究,并在這個案子懸在他頭上15個月后繼續自己的生活”。

      言語中透著無奈,但是可以理解。如果看過2020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拍攝的電影《理查德·朱維爾的哀歌》,就會知道,聯邦調查局會以怎樣的卑劣手段與誣陷一個好人,然后在冤假錯案被平反后又是怎樣一幅若無其事的嘴臉,白人尚且受此對待,更何況本就受歧視的亞裔。

      美國司法部發動的“中國行動計劃”,致使近400名華裔科學家被秘密調查,24人被起訴?

      王擎顯然是美國司法部發動的所謂“中國行動計劃”的一名典型的受害者。

      這個由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11月發動的針對華人科學家的嚴打行動,為了配合特朗普和共和黨右翼分子的選舉,于去年春天達到高潮。

      在王擎遭逮捕那一周內,包括他在內就有3名美國不同地方的華人或華裔科學家被抓,罪名大同小異。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1月9日,美國司法部網站“中國行動計劃”起訴案件匯編中公示了63件典型案例。

      出現在這63件案例中的主要罪名,包括竊取商業秘密、經濟間諜、欺詐、妨礙司法、商業賄賂等,但絕大部分是沒有依據特定方式的向政府機構作出虛假陳述、違反美國《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電腦黑客以及其他各類共謀指控。

      亞美公義促進中心稱,很多情況下,當局以有罪推定尋找華人科學家作為目標,當無法確定調查對象存在經濟間諜行為時,就轉而提出漏報、欺詐、虛假陳述、偷稅漏稅等指控,“以打擊經濟間諜活動為借口”,指認嫌疑人犯有“行政錯誤或諸如未能披露信息及其他非法活動等輕罪”,同時配合媒體造勢在學術界詆毀這些學者的名聲。

      事實上,早在王擎被抓之前,美國眾議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下屬民權和公民自由小組委員會主席杰米·拉斯金和國會亞裔美國人核心小組主席、美國第一位華裔女性議員趙美心去年2月就曾聯合宣布,國會將對NIH和FBI的“中國行動計劃”發起調查,原因是有這一行動中大量無辜的人正在被牽連。

      他們的聲明列舉了如下證據:根據FBI的“指示”,2018年,NIH發出了18000封信,要求各個研究機構管理人員加強審查與外國有聯系的科學家、特別是與中國有聯系的科學家。2009年以來,美國根據《經濟間諜法》提起的起訴中,52%針對華裔科學家,與非華裔被告相比,華裔被告最終被宣判無罪或撤銷所有指控的幾率高出一倍以上,這說明其中存在有許多冤假錯案。

      他們分別致函當時的NIH院長柯林斯和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要求NIH和FBI配合調查并提供必要信息。致柯林斯的函中寫道,NIH的相關行動具有“種族歧視”和“新紅色恐慌”特點。

      NIH需要向拉斯金所在的小組委員會提交18000封信的復印件及收信地址。NIH正在調查的涉及“盜竊知識產權”的案件情況,特別是涉案人信息及其是否由FBI發起。

      2016年6月以來,NIH與FBI關于調查華裔人員的通信記錄等。致克里斯托弗·雷的信中則列舉了FBI對陳霞芬、郗小星等華裔科學家的錯誤指控,并且指出FBI要求大學及科研機構的管理者與其合作,審查華裔教師及科研人員。

      函中要求FBI提供2014年以來與“盜竊知識產權”相關的所有案件信息,特別是涉案人種族情況、FBI和科研機構間與監控中國留學生和學者相關的所有文件或通信記錄、FBI與NIH的相關溝通情況等。

      可惜的是,這些國會議員的行動并未阻止FBI瘋狂“獵巫”。

      原因之一大概是,他們都是民主黨人,在所有涉華話題都被政治化的美國現實,他們越是關心,共和黨把持的執法機構恐怕越是要對著干。今年隨著民主黨勝選上臺,去年像王擎這樣的冤案才可能會陸陸續續被平反。

      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中國行動計劃”完全是一場政治迫害行動。 就在6月,去年“中國行動計劃”中被起訴的第一個案件上了法庭,即曾在田納西大學諾克斯維爾分校任職的納米科學家胡安明案,結果是法官宣布審理無效,胡安明無罪。而詳細查看庭審記錄,就會進一步了解FBI的辦案人員是如何構陷一名無辜的科學家的。

      華裔學者胡安明案的白人陪審員:這是最荒謬的一起案件

      胡安明于上世紀九十年代畢業于山東大學物理系,后于中科院物理所獲理學博士學位。2008年,他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物理與天文系獲激光物理專業博士學位,并在兩年后被滑鐵盧大學機械工程與機電一體化系聘為研究助理教授。2013年,胡安明加入田納西大學任助理教授,隨后升任副教授。

      胡是超快激光納米3D制造、細胞納米手術及納米藥、納米光子晶體等領域的專家,其研究還包括固定渦輪機和打印復雜的電子傳感器等一系列應用技術。

      2020年2月27日,在田納西大學機械、航空航天和生物醫學工程系任副教授的胡安明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逮捕,受到三項電匯欺詐罪和三項虛假陳述罪指控。若所有罪名成立,他將面臨最高75年的累計刑期。

      美司法部在起訴書宣稱,NASA于2016年為胡安明所在的噴氣推進實驗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提供了6萬美元經費,用于研究從火星輸送樣本返回地球。于2018年通過田納西大學向胡安明提供5萬美元經費,用于開發3D打印技術,為馬歇爾太空飛行中心(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打印金屬傳感器。

      而胡安明隱瞞了他與北京工業大學至少從2016年起就存在的隸屬關系,并通過虛假陳述或騙取了NASA的這些研究經費。

      然而,在今年6月為期一周的庭審中,法官和陪審員卻發現了故事的另一面。

      根據校方政策,胡安明在田納西大學時,至少以兩種必需的形式,根據要求披露了他與北京工業大學的關系,而且他在與田納西大學官員和NASA承包商的電子郵件交流中也披露過這些信息。

      但沒有人告知他會被禁止參與美國 NASA的工作。在FBI探員帶著手銬來找他之前,他已經申請和接受NASA兩筆研究經費,完成了兩個NASA項目。

      相反的是,校方證明,檢察官用來作為證據指控胡未如實申報的一張表格,是學校自己做的調查兼職收入的表格,并不要求教授披露與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學術機構的關系,而只要求填報人列出田納西大學以外每年收入超過10000美元的任何工作,但胡在北京的工作年收入不到2000 美元,根本不必列明。

      更為搞笑的是辯護律師與作為證人出庭的FBI探員薩迪庫之間的對話,后者說檢察官引用的那些材料他基本都沒有看過,胡安明案最開始是當經濟間諜案辦的,但是辦不成才辦成了欺詐案。

      薩迪庫說,他當初調查胡安明,是因為有人舉報說胡與中國政府的人才計劃有關聯而且是中國經濟間諜,但他現在已經記不得那個人是誰了。

      總之,那是2018年3月,薩迪庫覺得這是個大案,可是找不到一點證據,于是他去用谷歌搜索了一下胡的名字,找到一份中文的活動宣傳單,里面有胡的照片,然后他就又用谷歌翻譯把上面的文字翻譯了一下,于是便認為有了辦案線索。

      實際上那張宣傳單上說的是暑假期間胡安明在北京工業大學有一場講座。

      后來薩迪庫又試圖讓胡安明成為美國間諜,告訴胡,去中國參加一些會議,然后回來后去找他,告訴他都有什么人參會,他們在會上都說了什么……

      最后,當地的諾克斯維爾新聞網報道說,薩迪庫在法庭上承認:誣告胡安明博士是中國間諜、在會見田納西大學主管時謊稱胡安明是中國軍隊特工、使用虛假信息將胡列入聯邦禁飛名單、通知美國海關人員沒收胡的電腦和電話、在國際研究界散布胡是間諜、使用虛假信息證明讓一組特工對胡和他的兒子實施兩年的監視是正當的、利用虛假信息試圖讓胡成為美國政府間諜。

      這簡直可以拍電影了。

      關注微信公眾號
      97碰